150-2021-7966

  关于狗是狼演变而来的说法 你相信吗狗是如何从一种危险的肉食动物演化为人类最好的朋友?现今科学家竞相解答这个谜题!重点提要■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,然而尽管历经多年研究,科学家仍然不清楚它们的起源,以及在何时与何处驯化。■最新的DNA研究揭露了狗的狼祖先线索,而另一个进行中的大型计画则试图确认狗驯化的时间和地点。■这些研究将让我们一窥未来千年人狗关系的可能变化。如果你曾经照顾过狗与狼,从牠们出生一星期后就不分昼夜、以奶瓶饲养并训练它们,你会清楚看出两者的不同。自2008年起,奥地利动物行为学家维罗尼(Zsófia Virányi)和同事在奥地利狼科学中心饲养这两种动物,想了解是什么原因让狗之所以为狗、狼之所以为狼。在这中心里,科学家观察研究四群狼和四群狗,每群有2~6只组成。他们训练狼和狗遵从一些基本指令、用皮带牵着走并学会用鼻子碰触电脑萤幕来进行认知实验。尽管科学家与这些动物一起生活、工作了七年,狼还是保持独立的意志和行为,这是与狗最大相异之处。维罗尼说:“你可以在桌上放一块肉,然后告诉饲养的狗不可以,狗会乖乖听话不吃;但狼可不理你,它们会一边盯着你,一边把肉叼走。”维罗尼不只一次因为狼的我行我素心惊胆战,每次她都怀疑,狼是怎么驯化为狗?维罗尼说:“你不可能让一只有这种行为的大型肉食动物和你生活在一起,你要的是一只可以听从指令、如狗一样的动物。”狼科学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,狗对“不行”这个指令的理解,可能与它们独裁式的群体结构有关,而狼彼此之间则是平等的。维罗尼解释,狼可以一起进食,即使社会地位较高的狼对地位较低的狼齜牙裂嘴或咆哮,地位低的狼并不会走开。狗则不同,维罗尼指出:“地位较低的狗很少会与狗群领袖一同进食,它们连试都不敢。”他们的研究也显示,狗期待人类告诉牠们该做什么,而不是与人类合作。意志独立、社会地位相对平等的狼,是如何演化成乖巧听话、静待指令的狗?远古人类对驯化狼的么程有何影响?维罗尼百思不解,她说:“我试着想像可能情境,但我实在猜不出来!”维罗尼不是唯一感到困惑的人。研究人员能推断出几乎所有家禽与家畜的驯化时间、地点和起源,不管是牛、羊、鸡或天竺鼠,但对我们最好的朋友:家犬(Canis familiaris),却难有定论。此外,科学家知道人类驯养其他动物的目的是为了取食,却不清楚是什么动机,让我们愿意接纳狼这种大型野生肉食动物进入家园?然而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,这让狗的起源之谜更加扑朔迷离!虽然谜题深奥,科学家却正逐步拼出答案。过去几年来,他们有了一些重要突破。科学家现在可以自信的解释,狗并不是那些遍布北半球(从阿拉斯加、西伯利亚到沙乌地阿拉伯)的灰狼后代,狗的祖先是一种已灭绝的未知狼种。科学家也深信,狗的驯化发生在人类狩猎採集时期,而非如一些研究人员以为的农业时期。至于狼是在何时、何处演化成狗、是否為单一事件等问题,现在则有一群原本互相竞争的科学家组成了大型研究团队,合作解开这些谜题。他们拜访了全世界的博物馆、大学和其他机构,分析犬科动物的化石和骨骼,他们採集远古和现代的狗与狼的遗传样本,进行迄今最详尽的比对研究。研究完成后,就算可能仍不确定狼如何演化为狗,至少他们会知道狼最早在何时、何地开始渐渐发展成人类最信赖的伙伴?而这些问题的答案,又能配合其他越来越多的证据,显示人类和狗一旦建立关系后如何相互影响。令人混淆的线索当现代人类在约4万5000年前来到欧洲时,他们遇到了灰狼和其他狼种,例如会捕食猛象等大型猎物的巨狼(megafaunal wolf)。当时狼已经成為犬科动物中适应力最强也最成功的佼佼者,牠们跨越欧亚扩散到日本、中东和北美洲;牠们不局限于单一栖地,苔原、贫草原、沙漠、森林、海滨和高海拔的青藏高原也都能繁殖与生活。它们与初来乍到的人类竞争相同的猎物:猛象、鹿、原牛、长毛犀、羚羊和马。儘管有竞争关系,有一个狼种(可能是巨狼的后代)似乎开始在人类周围出没,许多年来,科学家根据一小部份的基因组,一致认定牠们就是现代北美灰狼(Canis lupus),由这个唯一的犬科动物演化为狗。但2014年1月,遗传学家发现这个长久认定的「事实」并不正确。北美灰狼和狗的DNA有99.9%相同,两种动物不断杂交,误导了早期研究结果。这两个物种的同质性一直延续至今:狼的黑毛基因来自黑狗,乔治亚高加索山脉的牧羊犬经常与当地的狼交配,这两种动物族群里都可找到混种祖先,在科学家取样的动物中,有2~3%为第一代混种。刊登在今年6月《当代生物学》的一篇研究同样支持这个混种情境,研究人员为一个3万5000年前生活在西伯利亚的狼化石进行DNA定序,这个远古生物显然也曾透过杂交,把DNA传给雪橇犬等高纬度品种的狗。去年1月的研究分析了现在存活的狗和狼的完整基因组,发现现今的狗并不是现代北美灰狼的后裔,这两种动物其实是表亲,源自同一个身分不明且已灭绝的祖先。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演化生物学家韦恩(Robert Wayne)说:「长久以来,我们一直以为现今所知的北美灰狼已存在数十万年、而狗衍生自北美灰狼,我们非常惊讶事实并非如此。」韦恩是「祖先–后裔关系」遗传研究的先驱科学家,近期则有30名作者共同发表最新研究于《科学公共图书馆.遗传学》期刊,推翻了祖先–后裔说法。但更多惊奇来自科学家再次尝试找出狗的驯化时间和地点,因為过去研究留下了令人混淆的线索。1997年第一项研究分析了狗和灰狼的遗传差异,而判定狗可能是在13万5000年前驯化,同一团队的成员发表的后续研究指出,狗源自于中东。但2009年另一项研究分析了1500个现代狗品种的DNA,认為狗的驯化发生于不到1万6300年前的中国南方;2013年有一个团队比较了远古和现代欧、美狗品种和狼种的粒线体基因组,结论认为,狗是在3万2000~1万9000年前起源于欧洲。英国牛津大学演化生物学家拉森(Greger Larson)最近领导了一项跨学门的狗驯化研究计画。他说,以往的研究虽然重要却各有不足之处。他指出1997年和2009年的研究只依据现代狗的DNA,而2013年的研究样本有地理限制。拉森说:「只从现代动物来窥视过去,是不能解答问题的。」他解释,研究现代狗品种的DNA并不能获得足够资讯,因為全世界的人都会搬家,也曾让狗混种交配无数次,模糊了它们的遗传谱系,任何有助於确认狗是在哪裡驯化的地区性特徵,早就消失了。拉森继续解释,让问题更复杂的是「狼在全世界分佈范围极广」,相对地,大多数家禽家畜,例如羊和鸡,地理分佈范围较小,我们较易追查牠们的起源。拉森怀疑,有好几个分散於各地理区域的原始狼种,可能都对演化出今日的狗有贡献。这种情况并非首例,拉森曾证明猪的驯化发生过两次,一次在近东、一次在欧洲。有趣的是,从比利时、捷克和西伯利亚西南出土、年代介於3万6000~3万3000年前的谜样化石,混合了狼与狗的特徵,暗示原始狼种驯化成狗的事件,可能至少发生过三次,但光凭这些化石的解剖特徵,并不能告诉我们狗的演化起源。为了解开狗驯化的谜题,拉森和同事採用了两种曾应用于猪研究的关键技术:他们从全世界搜集了数千个远古和现代狗与狼的DNA样本,进行更详尽的分析;他们使用名为几何形态度量(geometric morphometrics)的新技术,来测量骨骼。这种新方法让科学家可以量化特别性状,例如颅骨的弧线,并对不同个体的骨头进行较佳的比对。过去研究人员在区别狗和狼时,主要靠吻部的长度和犬齿的大小,狗的吻部通常较短、犬齿较小、牙齿整体排列比狼拥挤。新测量法或许能找出其他更明确的差异,结合这些技术应该能更清晰描绘出狗驯化过程的特色。

最新产品推荐

  • 她是我刚入行时期的摄影
  • 在两年时间里总共记录了
  • <strong>事发时被咬到了右手臂</strong>
  • 各被鱼农自然护理署票控
  • 平均每只价格上万”
  • 1992年她去越南玩
  • 一只野猫蹿到剑河县南明
  • Cissy的家离这里非常远
  • 谁的权利更应该得到保护
  • 目前徐某已被控制并接受